主页 > 中国科技网 > 资讯 >

集美学村

[提要] 第二十三章血腥路,我佛慈悲(六) 贾诩啊呀一声,跌坐于地。他看看无方苦笑面容,再看看身旁紫悒委顿神色,只觉寒风如此凛冽,黑暗如此浓重,当真是无路可走,不见前途。 一时间众人皆是沉默,四人身处这

  第二十三章血腥路,我佛慈悲(六)  贾诩啊呀一声,跌坐于地。他看看无方苦笑面容,再看看身旁紫悒委顿神色,只觉寒风如此凛冽,黑暗如此浓重,当真是无路可走,不见前途。

  一时间众人皆是沉默,四人身处这深山密林之中,全靠马超所留记号指引方向。而今线索断绝,接下来却要如何寻得那鬼魅巢穴?  无方站起身来,运足目力向四面看去,只见丛林深深,黑影重重,根本没有丝毫线索,他心头一阵颓丧,暗道这一番奔波,难不成就此作罢。而后路已断,紫悒剧毒未解,马超生死不知,若是如此便罢休,从此以后又岂能心安?想到烦躁之处,他不禁舞动丈八蛇矛,一矛将最后刻有记号的巨树斩断,仰天吼道:“黄巾教妖孽听着,你们最好赶紧给我滚出来,否则即是今日佛爷罢手退去,异日只要见到你们这班妖人,必定赶尽杀绝!”  吼声回荡,四周树叶分落,渡难见他发狂,不禁温言劝道:“如今局势不清,需得细细思想,切莫心浮气躁,使敌人有机可趁。

”  无方冷哼一声,便要答话,而就在此时,密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幽幽叹息!  鞍,我们这些命苦之人不过是为了求条活路,为何你等偏要穷追不舍?难道我等生时受人欺辱,连死后也不能安息不成?”  叹息声后,只见前方忽然亮起了点点碧光,黑暗之中悲伤哭泣之声渐起,连成一片。四人尽皆站起,提神戒备。渡难环顾四周,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逝者已亦,便当轮回九幽,尔等自称命苦,却为何还要在这阳间谋害性命,徘徊不去?”  一言既出,周遭哭泣尽皆化作凄厉叫喊,仿佛暗中有无数鬼魂忆起什么悲痛之事,都已大怒?穹绾銎,吹得密林叶落纷纷,黑暗之中的那点点碧光蓦然光芒大盛,缓缓向四人行来! ∥薹教崞鹫砂松呙,顶着逆风,当先站出喝道:“是人是鬼,现出身来!”  碧光渐渐聚拢,狂风呼啸,叶落纷纷之中,行来了一位妙龄少女。说来奇怪,此时已是九月之末,寒秋时候。这少女竟只穿了一身翠绿长裙,头上扎着白色头巾,手腕之上戴了一对浅红色手镯,玉足赤.裸,坦然踏在这山石之上,丝毫不觉疼痛。她面容清秀,眉目如画,只是脸色苍白,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般。少女手提着一只灯笼,里面碧光幽幽,仔细看去,原来是无数荧光小虫在里面飞舞。想是山野人家买不起烛腊,便以萤火虫自制了这照亮之物! ∩倥夯盒兄廖薹矫媲,无方心中诧异,正自提神戒备。岂料少女浅浅一福,低首柔声道:“山野村民,不识军爷来到,有失远迎,万望海涵!薄 ∥薹揭幌伦鱼蹲,若是这少女突然变作恶鬼袭来,无方还可以接受。只是在这深山老林,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位美貌有礼女子,还称自己为军爷,这可是万万料想不到。一时间无方不知如何答话,只好干笑几声! ∩倥鹜防,妙目流转,看看四人道:“几位军爷可是失散了同伴,正在找寻?”  贾诩轻咳一声,拱手道:“我等并非军伍之人,只是同伴遭遇了些诡异之事,才来这里找寻!薄 ∑窳仙倥约众冀馐统涠晃,只是兀自道:“诸位军爷失散之人正在庄内做客,便由奴家带几位过去相聚可好?”  言罢也不等他们答话,转身便走。无方几人对视一眼,皆是点头。如今既然线索已断,虽然明知这少女来历不明,必有用意。然而前方便是龙潭虎穴,却也要闯上一闯了! ∮谑羌溉吮闼嫔倥靶,途中贾诩暗自套问少女,得知她姓聂名小倩,乃是此地庄主之女。此庄名为聂家庄,祖上乃是楚汉相争之时的逃民。因外界战乱征伐,是故全族迁到这深山之中居住,已然百年不曾出世。而周遭大山之中,似他们这样的村落还有数十处之多,大家平日里打猎为生,倒也自给自足! ⌒辛嗽加兴奈謇锫,便望见前方一片灯火,隐隐有人声喧哗。聂小倩转头笑道:“几位来得正巧,今日乃是我大姐出嫁之日,是故乡亲们才通夜欢饮,你们那位失散同伴也被邀入席上,此时应该正和我阿爹喝酒呢!薄  昂染器,我可要凑个热闹!”无方哈哈一笑,随口答道。眼睛却在打量四周地势。只见这村庄四面环山,密林掩映,加上地势低洼,正是一个绝佳的幽谷。他抬眼望去,只见参天大树遮蔽,竟不见夜空。而在入村的一棵大槐树上,赫然飘荡着一片鲜红如血衣衫,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喜字! ∫宦非槭品茁,如今在这漆黑深夜,陌生幽谷,猛然见得这鲜红如血衣衫半空漂浮,无方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一种不祥之感。他凝目看去,在树稍之上,喜衫之后,猛然出现了一张惨白骷髅面目,正自仰天张口,仿佛无声呐喊! ∷敝棺〗挪,张口喝道:“那是什么?”  聂小倩闻言抬头,却是诧异道:“什么也没有啊,贵客久行夜路,怕是忽然见得灯火,晃花了眼睛吧!薄 ∥薹阶蚨赡,却见渡难也是一脸茫然道:“并无什么事物!薄 ∥薹脚呐亩钔,按下心中疑虑,哈哈一笑遮掩过去。而就在这时贾诩却暗中拉他衣角,低声道:“你看这罗盘!薄 ∥薹侥慈,心中大惊。方才指引方向的罗盘此刻却在疯狂晃动,东西南北,根本是一圈圈的疯转! 〖众嫉蜕溃骸按说囟嘤泄钜,一会酒水食物,咱们一概莫沾。且先寻得马超再说!薄 ∥薹角崆岬阃,面上一片平静。几人随着聂小倩行至庄门处,只见这村庄里灯火通明,一条大街贯通南北,约有百十户人家分落两边。阵阵歌舞喧哗正从村内传来。聂小倩苍白面容上浮现出欢喜笑容,转首道:“大家都在村中心的广场上庆祝呢,几位军爷来得正是时候,我们还没错过一场大典!毖园站故侨冈咀畔蜃谂苋!  拔,什么大典,你给说清楚啊!蔽薹郊苋,不禁喊道! ∧粜≠辉诒寂苤谢赝沸Φ溃骸笆茄⌒吕砂,几位沿着这路一直走便到了,我可要先去陪我姐姐了!薄 ”寂苤,冷风吹动小倩长发,她一反方才平静神色,开心的笑了起来,苍白脸上浮现出些许红晕,在这漆黑夜里,映着万家灯火,那一刻间竟如桃花盛开一般的美艳动人。无方霎时只觉整个天地都明亮起来,他深深凝视小情如水明眸,忽觉得这些年江湖杀戮,真是一种罪过! 《赡言谝慌约萌绱,不禁合十双手,蓦然叹道:“情劫无形,动于一念,一念之间,无方你可要把持得住!薄 ∥薹教枚赡阎,却是收敛了一贯的粗豪面貌,他立在这庄门之前,久久不语。

他也在想,师傅曾言道我此次出山,定会遭遇一番劫数,若是持定本心便可悟得大道,做那离世高僧。

而若是一念行错,执迷孽缘,便会身陷无边战火,终生都与杀戮为伴,不得解脱。

我自出山以来,纵横江湖,无论什么妖邪鬼魅都不得动我本心,为何方才却刹那迷失,难道说这女子真是我命中劫数不成?  佛家历来重视因果报应,言道人人命中皆有劫数,所以才要修习佛法见心明性,以万法皆空之心来渡到彼岸,脱离人世苦海。

是故无方一念及此,不禁心中戒惧,他虽然出身恶鬼窟,然而算起来其根源还是藏传佛教一脉,对此不得不重视万分。

  正当无方沉吟之际,贾诩蓦然惊道:“你们看她走过的路!”  无方抬头看去,霎时大惊,竟不禁倒退两步。

聂小倩方才跑过的青石长街,竟于街边忽然盛开了无数鲜红欲滴的花朵,这花根茎洁白,花瓣鲜红如血,绵延长街,随风飘舞,阵阵幽香霎时弥漫起来。

  “幽冥花!”渡难沉声喝道,缓缓走至花朵之旁,凝眸细看,转首平静道:“幽冥花开在幽冥,此花又名黄泉红颜花,生长之处必是大片尸骨聚集之地,它吸食无数亡灵死气,方得盛开。

而今却忽然开在此处,只怕那女子并非活人啊。

”言谈之际,紧盯无方,意有所指。

  无方同样出身佛家,对此花岂有不知。

然而此刻他脑海里浮起的却是小倩那临别开心笑容,那笑容是如此纯真温暖,在黑暗之中,小倩便如一方安了净土,指引无方去追寻歇息。

无方自幼失去双亲,身世凄惨,长在恶鬼窟里,平日所见尽是悲恨面目,出得江湖又是勾心斗角,生怕哪一步行差踏错。

  他虽然赢得偌大名声,然而这名声背后,却是日日如履薄冰。

千崖秋色一壶殇,无方无方是无妨。

少年时肆意醉酒的痛快,已多年不见。

直至方才,他见得小倩那一笑,仿佛见得往昔欢乐安然时光,才有了恍然回首之意。

此刻明知小倩身份可疑,然而,然而……  贾诩却并不关心聂小倩是人是鬼,他听得渡难之言,不由大喜。

转首对紫悒道:“我去摘下一朵,为你驱毒。

”言罢伸手便去摘那花朵。

  渡难一把拉住他道:“幽冥之花包含亡灵怨气死气,若是不能净化这些,稍有碰触便会身中尸毒,这花也会随之颓败,乃是一件伤人伤己的妖花,万万不可如此摘取。

”  “解毒之物就在眼前,我可不管这些,大不了以我一命来换了她一命便是!”贾诩一路上为了紫悒不惜背叛师门,此刻见得这花,哪里还管上这许多,什么尸毒,在他看来,只要能让这陪伴自己的女子得以存活,便是自己死去也是无妨。

  渡难紧紧抓住他手臂,长叹道:“七情六欲把人迷,你向来冷静镇定,见闻广博,何以此时如此愚昧?紫悒姑娘经我驱毒,已然暂时压住伤势,三日之内并无性命之忧。

咱们先把此地之事查个明白,寻得那些鬼魅渡化他们,你再取此花也是不迟!”  贾诩却是嘿然冷笑道:“大师休来拖延于我。

旁人不知,然而我却了解我大师兄一旦算计,必定缜密狠辣,如今咱们已然身入险境受他牵引,不知何时便会丧却性命。

我既然背叛了计划,便是为了紫悒解毒,与其如此为人所制,还不如我先给紫悒解毒,如此她便可立即平安离去,至于我贾诩麽,嘿嘿……”他淡淡一笑,平静道:“落第书生,江湖萍飘之人,四处游走,挑起无边战火,早已是罪孽深重,即便是死了,也无甚可惜。

”  渡难闻言一愣,他忆起马超所说贾诩为人,又知道这几年他在各个军阀之间献计出策,当真是惹得各地征伐,将士百姓死伤无数,是故江湖上对贾诩还有一个称号,便是“文和乱武,毒士无双。

”说起来,他这等阴谋诡辣的谋士,不知有多少人恨之入骨,只盼他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一念及此,渡难不禁放松力道,贾诩见机不可失,猛然去摘那幽冥之花。

而就在此时,听得一声悲呼道:“贾诩文和,你若再不爱惜自己,如此自暴自弃,我这便死于你面前,让你终生愧疚,永不解脱!”  贾诩猛的止住动作,转头看去,正是紫悒孤单一人,站在黑暗长街之上,右手一柄短刀抵住咽喉,双眸泪水滚动,全是伤心凄楚神色。


(正文已结束)

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

[责任编辑:www.fencehanger.com]
上一篇:永恒的英文 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首页
Copyright.www.fencehanger.com 2002-2015 中国科技网版权所有 本网拒绝一切非法行为 欢迎监督举报 如有错误信息 欢迎纠正